<dl id='pjkeq'></dl>
<ins id='pjkeq'></ins>
    <acronym id='pjkeq'><em id='pjkeq'></em><td id='pjkeq'><div id='pjke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jkeq'><big id='pjkeq'><big id='pjkeq'></big><legend id='pjke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fieldset id='pjkeq'></fieldset><span id='pjkeq'></span>

    <code id='pjkeq'><strong id='pjkeq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pjkeq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pjkeq'><div id='pjkeq'><ins id='pjkeq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1. <tr id='pjkeq'><strong id='pjkeq'></strong><small id='pjkeq'></small><button id='pjkeq'></button><li id='pjkeq'><noscript id='pjkeq'><big id='pjkeq'></big><dt id='pjke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jkeq'><table id='pjkeq'><blockquote id='pjkeq'><tbody id='pjke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jkeq'></u><kbd id='pjkeq'><kbd id='pjkeq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堅守、戰疫、祝福——一傢三口抗擊疫情的12小時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
            新華社北京2月8日電題:堅守、戰疫、祝福——一傢三口抗擊疫情的12小時

            新華社記者趙琬微、陳旭

            相隔千裡  ,各守一方  。

            凌晨4點  ,北京公交集團第四客運分公司383路駕駛員劉正延出門瞭  。作為頭班車司機  ,他在黎明之前就開始瞭一天的工作:測體溫、換口罩、上崗  。

            早上7點  ,在門頭溝區齋堂鎮  ,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疾控科主任劉德芬開始收集、整理監測瞭一宿的外地來京人員體溫數據  。

            千裡之外的武漢 ,他們的女兒劉宇航正在熟睡 。作為北京支援湖北抗疫醫療隊的一名普通護士 ,今年26歲的她已經在前方工作瞭10多天 。

            抗擊新冠肺炎疫情  ,一傢人在各自崗位上奮戰  。

            大年初一  ,劉德芬接到通知上崗值班 。大年初三 ,劉宇航接到通知即刻趕赴武漢支援  。此後10多天  ,一傢三口人便再未見面  。

            “學護理就是為瞭這個時候沖在前面 ,媽媽支持你  !”得知女兒要“出征”  ,劉德芬隔著電話第一時間給女兒打氣  。

            齋堂鎮位於北京西部山區  ,毗鄰河北懷來縣  ,是109國道出入北京的咽喉 。作為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疾控科主任 ,劉德芬負責鎮上的發熱門診、轉診病人、防護培訓等工作  ,還要給29個村的村民們送去生活必需用藥  。

            上午10點多 ,身著白大褂、佩戴口罩的劉德芬乘車來到軍響村  ,將藥品遞給守候在村口的村幹部——特殊時期村子“封閉”不讓外部車輛、人員進入  。在齋堂鎮工作29年以來 ,她不僅對各村病人的情況瞭如指掌  ,對特殊時期的疾控工作也不陌生 。2003年“非典”期間  ,她也曾奮戰在一線  。

            “17年前 ,我9歲 ,還是個懵懂的小女孩  。媽媽 ,你義無反顧地投入到抗擊‘非典’的工作中  。也許正是從那個時候開始  ,我確定瞭自己的理想是當一名護士  ,要成為媽媽這樣的人  。”赴武漢臨行前  ,劉宇航給媽媽寫瞭一封信 ,“接到報名通知時 ,我特別激動  ,心裡隻有一個想法:我要參戰 ,我要參戰  !”

            讀著女兒的文字  ,劉德芬回想起17年前的自己  。2003年在電視上看到“非典”的新聞時  ,她就很想到前方去  。後來作為護士參與瞭“非典”患者密切接觸人員的檢查工作  。

            “女兒的心情 ,我很理解  。醫務人員就是要沖在前面!”劉德芬說 ,我們倆都是護士  ,都是在突然得知任務後當天就出發  。不同的是  ,當年自己一點不害怕 ,甚至還渴望去更接近患者、更危重的地方 。“但這次閨女走後 ,我還真有點擔心 ,怕她操作不周  。”

            中午12點  ,武漢  ,收拾好裝備的劉宇航準備去武漢協和醫院西區接班 。已經剪短的頭發  ,身上厚厚的防護服、臉上戴著口罩和護目鏡  ,全副武裝的她更像一名戰士  。在錄給爸爸媽媽的視頻中  ,她說:“這裡非常忙  ,但是我們都好  ,我會特別註意安全 ,爸爸媽媽放心  ,我愛你們  !”

            中午12點30分  ,劉正延師傅下班瞭  。他把公交車停放好等待消毒、交班 ,然後步行回傢  。回想起正月初三  ,得知女兒當日就要“出征”  ,愛人無暇回傢幫女兒收拾行囊 ,隻能托付給他  。“她叮囑我一定要去給女兒買紙尿褲  。她經歷過‘非典’  ,知道前方人員、物資可能緊張 ,護士常常要連班工作  ,4小時甚至6小時才能換班 ,中間上廁所是不可能的  。”

            帶著5包紙尿褲和父母的囑托 ,女兒劉宇航隨隊出發  。

            “她去10來天瞭  ,我漸漸不再擔心  。”劉德芬說  ,“女兒平時在世紀壇醫院急診科上班  ,比我們在鎮上處理的狀況多  ,她的技術水平沒問題  。我突然發現她真的長大瞭 。”

            17點  ,劉德芬下班瞭  。她沒有回傢  ,而是繼續住在鎮上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辦公室內待命  。此刻  ,女兒還戰鬥在防控一線 ,尚未下班  。等到夜幕降臨  ,她和丈夫會各自捧著手機等待和女兒微信聯系  ,彼此報個平安  。

            他們  ,在平凡中堅守崗位  ,相通的心意就是彼此最近的距離  。

            “媳婦、閨女 ,你們一定要註意安全  ,照顧好自己 ,傢裡你們放心 ,有我呢 。”不善言辭的劉正延說  。